《极地》走进高原人的世界

生活在大城市的我们或多或少对偏远山区或者是农村的生活会有很多的不习惯,但旅行、看视频(身临其境)之后的我们会这种状态或者是环境会有一定的感触。看着纪录片里的他们一如既往的幸福生活,在镜头年过半百的他们有着自己的思考、幸福和那种淡淡的忧伤。

《极地》这一部纪录片里有很多让我印象深刻的人物,我想即使好久以后我不看这一部纪录片都让我想念生活在远方的那些人儿。

或许,生活在大城市的你会觉得自己有一手的技术(艺术)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但我这个人说他生活在这个时代不需要这种看似技术的活,他只是想要一个淡淡平静的生活。

纪录片里的木锁匠人江安是一名木锁匠人,视频外的我们羡慕他有做藏式传统木锁的手艺,但他却说自己不想要从事这一份工作的无奈。

视频里最开始的介绍是木锁的历史是因为早年间,当地人多住木屋,干燥天容易起火,他们将大部分粮食和贵重物品集中放在山顶的仓库里,远离火种,用传统木锁防盗。这种木锁历史久远,钥匙是铁条弯曲锻造而成,比巴掌还大,整个木锁有半米长,但锁芯极为简单,按照现代人的逻辑,这锁“防君子不防小人”。

而年轻时江安有做过很多木锁,那时,做钥匙需要打铁,而铁匠多和制作刀具、杀生联系在一起,但是那个时候打铁也被人们视为最低贱的工作,所以也可以了解为什么江安在视频的最开始说:“我就给大家做最后一次的木锁吧”看着视频里的他逐渐远离了这一行,口中发誓再也不打铁,内心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忧伤。

江安受村民所托,给全村人更换木锁,他说这里的每一把锁,都要去山里亲自砍紫桦作为原料,它质地细密、耐腐蚀。整个视频里有很多的细节为了避免打铁,江安不换钥匙,锁芯根据钥匙的形状进行复制。他近乎固执地远离一切和杀生有关的东西。

这一生,江安没有杀过牲口,他认为自己做过最坏的事情,是阉割过牲口。他会给家里每一头牛起名字,最快乐的事,是和自己48头牛和25头猪生活在一起。

这是我记忆深刻的的一幕,面对镜头他没有很多的笑容,但这种无奈和语言的苍白让屏幕外的我们看见了另外一个人生。

走进高原人的世界的生活和我们的不一样,他们的生活有着精彩、幸福、痛苦等等.....但我们可以隔着屏幕感受到自己到不一样的生存方式和他们所传达的一种思想观念。

《极地》第二集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有面膜奶奶。白玛曲珍73岁、次仁曲珍70岁、曲美卓嘎85岁,她们是65年的闺蜜,希望生活在远方的她们可以永远的幸福安康。

视频里有介绍到“三位老奶奶”曲美卓嘎从小是个孤儿,白玛曲珍丈夫早逝,次仁曲珍家境贫寒。整个视频里她们脸上,最不缺的是笑容。这些笑容让我感受到的是她们半辈子的幸福生活。

这三位奶奶自封为“藏族三公主”,只要待在一起便叽叽喳喳斗嘴、打趣,然后笑对方,“哈哈,我刚刚跟你说什么你没听到吗”。或许,你和你现在的闺蜜都没有感受到老奶奶们一样的幸福吧。

她们一起采摘草药制作纯天然面膜,一边唱着“天上的公主你听我说”一边采草药,互相搀扶着上山下山,回到家里一起熬制,要加大火势便念叨着“啊,加点牛粪吧,牛粪王子”,烧火累了便喊伙伴“大公主你来搅拌吧”。药膏做好了,跑到马路上免费给过路人都涂上。

太阳落山,三个人坐在一起吃东西,说自己的心愿,“能一起去趟拉萨就好了,然后后年、大后年、再加一年还能继续在一起”。

看到这里忍不住一个人默默的拿起了纸巾,或许,此时此刻的她们希望未来的日子就和现在一样的美好,最后,不忘给美丽的她们给自己敬杯酒。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hb-sanshan.com/sports/2018/0207/2145.html